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药师的宠妃之路

第361章谈话

    乾哥好奇的扭头看她一眼,见她笑的灿烂温暖,美丽莹润的小脸挂着甜美开怀的笑容,明亮的眼眸里似乎有太阳花在怒放着暖风,好像心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,酥酥痒痒的,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能让你这样开怀?”

    他轻声询问,星眸望着她一眨不眨,明亮的光有些灼人。

    赵娅被他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有些害羞的抿嘴笑了,微微低头沉吟了一下才说了,“是李嬷嬷跟我说了她自己的故事。

    她说自己是家里的嫡女,却被后母私自替换了庶妹的名额进了宫,连说好的亲事也没了,进了宫变成了宫女,她家虽然是小户可过的也不差。生母也为她存了嫁妆的,却都便宜了庶妹。

    人生没得选择唯有坚强勇敢的杀出一条路来,熬着熬着由宫女变成了姑姑再到嬷嬷,宫里贵人常换可依旧愿意用她做教养嬷嬷,本能够出宫了,她不想出去,想和老姐妹一起说话喝点小酒自在。

    娘娘仁善,允准她们随时出宫,还给在宫外买了小宅院可以歇歇脚自在一会。

    本家的一个老实孩子没有了父母到她跟前给个差事,她帮着办了,一直过来孝顺着,如今和侄儿一起过日子,侄媳妇是个老实人得她教导,小日子过得平安又红火。

    她说对于没有出路的百姓,这就是最大的幸福,人这一辈子女人辛苦得多,总要有一两样高兴喜欢的事乐一乐,常乐一乐是为了取悦自己,更有劲继续博下去,我若没有这份心气,三十年的磨难早就把我压垮了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她继续说下去,神情有些认真,“我娘也和我说了许多,说我不该对你如此疏冷。能嫁给你是我的福气,我要认。

    以我赵家的声誉我也不会去小户人家,也是在世家圈贵圈里面选择婚事,也未必就一定如我想的那般美好。

    我进宫见到了娘娘,十分仰慕佩服,并非因为美貌和身份,而是娘娘身上的气度和眼里的明亮而温暖的光,她很快乐,肆意而洒脱,她身上的颜色是明亮动人的,让人心生欢喜愉悦。

    我回去想了很久,难道说皇后娘娘就不曾遇到丁点困难么,并不是,公主出生是比较晚的,算年龄和排行也知道,头几年她也经历了很多磨难,可依旧保持了本心,那样快乐明媚鲜亮。

    我想我从这些长辈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,我知道未来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以后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了他一眼,露出一抹平和温柔的笑意,“做个约定好么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让我知道的事不要瞒我,我不喜欢最后一个知道真相,那样很伤人也很尴尬丢脸。

    不要骗我,例如朝堂不能说的事你可以直接拒绝我,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坦诚的,是可以互相商量的。

    我会做好我的本分,我们先从了解彼此开始,我对你并没有恶感,只是有些无所适从,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你才是最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作为冷静理智的姑娘,性格如此,她还是很快调整了心态,做好自己,坦诚的面对乾哥,面对未来生活的挑战。

    乾哥望着她欣慰又开心的笑了,“好,我答应你。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赵娅有一股韧劲,骨子里有刚强柔韧的一面。

    乾哥看她一眼又望着前方的路开口,“不管你遇到任何困难和委屈,你要先告诉我,我们要做一辈子夫妻,你不可能永远逃避我。小娅,我喜欢你,虽让没有父皇爱母后那样深爱,可我知道我对你是很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母后说若没有深爱就不要勉强彼此,相敬如宾未必不好,让我给你点时间,我可以等,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的心意。

    是我决定要娶你的,母后给了我三个名单候选人,姐姐也让我看看喜欢哪个,见到你第一面,我就决定选你做我的妻子,共度一生。”

    扭头看她一眼,怕自己看着她的眼睛就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心意了,“别再逃避我,我不勉强你,但我希望你能试着了解我,也让我去了解你靠近你好么?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捏紧缰绳,心里有些忐忑和紧张,害怕会被她拒绝,隐隐的还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赵娅望着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,轻轻点头,“好,我愿意尝试一下接受新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乾哥嘴角高高翘着,转过头去望着前方人来人往,眼里是雀跃欢喜的光。

    “我母后喊我父皇郎君的,你可以喊我乾郎或者乾哥哥,或者以后喊我相公夫君都好。”

    乾哥嘴角含着笑十分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赵娅瞪圆了眼珠子,“哪,哪有……现在就……就喊相……那不行。我喊你五皇子不好么,尊称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选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乾哥晃晃脑袋抿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叫你乾哥哥吧。”

    赵娅噘着嘴垂头丧气的,认定自己输他一筹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喊一声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乾哥偷瞄她一眼,故意表现得稳如泰山,其实嘴角挂着雀跃的偷笑。

    赵娅半天不吭声,不好意思喊那么亲密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刚才说不会再逃避的,要和我坦诚相待。我可是一直都很有诚意待你好的。你也不能老把我当外人吧,你是我未婚妻喊我一声乾哥哥也不算违例。”

    乾哥挑挑眉,耳朵根都红了,似乎眉眼都染满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乾哥哥。”

    声音四平八稳。

    “不好听你软和点,我又没抢你钱,怎么喊得跟仇人似的。重新喊。”

    脑袋一昂,梗着脖子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乾哥哥。”

    赵娅掐着嗓子用嗲嗲的声音喊了一句,魅惑之极。

    声音有酥又媚吓得乾哥差点从马上掉下来,扭头愤怒的瞪她一眼,赵娅昂着下巴凶凶的眼神回击,还朝他做鬼脸,扳回一局得意地晃脑袋,笑的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乾哥看一眼侍卫见他们不曾回头,又有气有无奈的用手点点她,赵娅嘻嘻笑的开心。

    赵娅看到街边有卖小吃的,指着店铺说:“我想吃酥糖,乾哥哥你给我买份酥糖。”

    故意带了点撒娇的软音。

    乾哥咳了两声,“去买份酥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Back to Top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