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大国名厨

第973章 全职奶爸!

    来到酒店,陶茹雪钻入浴室洗澡,乔智想进去,发现门被关上,求了半晌,终究还是没给开门,裹着浴巾走出来的陶茹雪,莹白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,光滑如绸缎的肌肤,还挂着晶莹的水珠,颇有诗中清水出芙蓉之感。

    乔智凑过去想抱住陶茹雪,被陶茹雪躲开,她千娇百媚地横了乔智一眼。

    “赶紧洗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乔智佯作大猩猩捶了两下胸口,朝卫生间里走去,陶茹雪忍俊不已,钻入床上,将睡衣脱掉,用被褥将自己裹得像只硕大白嫩的蚕茧。

    乔智刷牙、洗漱,走到床边,陶茹雪笑意嫣然地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乔智狼嚎一声,朝陶茹雪虎扑下去。

    狂野,平时规规矩矩,温文尔雅的男人,狂野起来,成了她最熟悉,最悸动的那个乔智。

    这一面,只有她看过。

    像风一样轻吟,她根本经不起这种狂野,沉沦忘我。

    灯光越是昏暗,墙上的人影越是模糊,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

    思维转动慢到了极点,胡乱在脑海碰撞。

    咚咚咚的心脏跳动,来自男人和女人。

    乔智觉得生活变得真实,触手可及,陶茹雪努力地睁开眼,望着丈夫的眼眸,他瞳孔涣散,失去了理性。

    只有在自己的面前,他才会彻底地放飞,将带刺的外壳除去,将最柔软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坦陈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两人喘着粗气,躺在床上,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脸上都露出了满足,仿佛积攒了许久的火药,一股脑地全部引爆,天崩地裂,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咱们像是原始动物一样,见面之后,话还没有好好说,就做这种事情。”陶茹雪将身体埋在了被褥里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人有着迷人的面容,秀眉如黛,灵秀的眼眸,小巧的琼鼻与双唇,轻盈的下巴。

    乔智走过去,掀起被褥的一角,露出了她轻灵的身材,用手指顺着她的小腿轻轻地往上滑去,勾勒她身体起伏的线条,待到了肩膀时,才缓缓往下,经过手臂,触碰了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这时,自己的手指被她的手指勾住了。

    乔智挨着她的身体坐下,笑道:“人如果真有一天脱离了原始动物的本能,距离人类灭绝就不远了。我看过一本科幻小说,里面预言,新人类是不需要最原始的繁殖流程。夫妻结婚之后,直接去跟系统购买一个基因优良的孩子就好了。孩子出生在一个像是胶囊的机舱里,刚出生的时候,就会被植入芯片,基因也会被改良和优化,因此智商和体质都远超现在的人类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皱眉道:“女性不用十月怀胎了?”

    乔智笑道:“是啊,现在女性不是都在抱怨十月怀胎多么辛苦吗?这么一来,不用女性承担怀孕、分娩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摇头苦笑,“那样母亲对孩子还有那种血浓于水的感情吗?”

    乔智摇头,笑道“即使有,也会淡了很多。为什么很多女人在生过小孩之后会唤醒母爱,是因为经历分娩的过程中,经历了生死,觉得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。咱们刚才的原始动物本能还是很有价值的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没好气地白了乔智一眼,“你还真会胡扯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胡扯,是科幻小说胡扯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准备下床,穿上衣服,却被乔智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今晚就住在这里,别回去了。”乔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跟妈说,是出来夜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用夜跑做借口,你以为妈很笨吗?”

    “啊?你的意思是,她知道我们来酒店?”

    “正常夫妻俩半年不见面,肯定是小别胜新婚。咱们住在房子里,即使什么都没做,你觉得妈就不会多想吗?”乔智笑着安慰道,“以后跟妈就达成默契了,咱们要变成原始动物,就释放心暗号,出来夜跑,她瞬间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暗叹了口气,捂住脸,“还真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乔智凑到陶茹雪耳边,笑道:“要不?再来一次原始动物的本能?反正都不好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茹雪扑哧一笑,用胳膊抵住乔智的嘴巴,“这次要温柔一点,刚才弄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尽管从苏黎世中转飞回琼金,旅途上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,陶茹雪觉得一点也不累,两人除了尽情地挥霍动物本能之外,就是彼此聊着半年以来的见闻趣事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免费食堂项目就得你来负责了。”乔智笑着说道,“现在咱们的基金会账户上已经躺了两个亿,可以做很多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道:“我其实对免费食堂项目做过深入的研究,我们的目的不仅是要让吃不饱饭的孩子能吃上放心午餐,更重要的是能够推动和呼吁义务食堂的建立。”

    乔智错愕,“你是想让国家给孩子们提供免费的午餐吗?你的脑洞比我还大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道:“既然义务学校已经建立,为什么义务食堂就不能推动呢?”

    乔智摸着下巴,笑了笑,“你说的其实很有道理。事在人为,既然有了一个目标,我们就要努力去实现。目前政府不会对学生的午餐免费,那我们纠集社会的资源和力量,优先帮扶那些比较困难的对象。等声势越来越大,国力越来越强,我们的慈善行为说不定会被国家认可,如果国家层次介入此事,事情会迎刃而解。政府出钱,我们出人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笑着说,“你的心有些野。”

    乔智眸光突然变得深邃。

    “民以食为天。祖国的未来在少年,我们给少年灌输的精神文化的同时,也要从物质输入,让少年们吃好喝好,才能拥有强健的体魄,缔造更美好的盛世。岛国为了提高国民健康水平,提出了一杯牛奶振兴一个民族的口号,我们国家呢,小孩都在喝碳酸饮料,吃垃圾食品……”

    陶茹雪没好气道:“归根到底,你是个商人,无利不起早。瞒得了天下,瞒不了我。你是在琢磨,那些义务食堂都由你来管理吧……”

    乔智将陶茹雪揽入怀中,笑道:“咱们要兼顾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,既要有家国意识,也要小家概念,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乔智和陶茹雪睡到中午十一点被柯清的电话叫醒,柯清问两人回不回来吃饭,乔智想在外面随便吃一点,陶茹雪抢过了电话,说两人会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乔智返回家中,乔兮从客厅摇摇晃晃地跑了过来,乔智赶紧将她抱在怀里,乔兮揪住乔智不松手,让陶茹雪在旁边看得好气又好笑,“怎么跟八爪鱼一样。”

    慕映秋在旁边抱着陶君成,笑道:“孩子都很聪明,谁对她好,谁对她不好,能感受得到,所以不要以为孩子很小就什么都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朝父女俩翻了个白眼,走到房间里换衣服。

    乔智跟乔兮做了个鬼脸,乔兮咯咯直笑,主动凑到乔智的面颊边,亲了两下。

    柯清看到这个画面,忍不住笑出声,“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,亲眼目睹才知道真是如此。乔兮从来不会这么主动亲人呢。”

    乔智想将女儿搂得更紧,又怕弄疼她,选择亲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尽管隔着屏幕,经常想念这个小精灵,但真到了身边,心里会溢出很多情绪,恨不得将自己拥有的东西全部都给她。

    父女开始腻歪,身后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陶茹雪换了一身衣服,牛仔裤,小皮靴,上身咖色的毛衣跟中长款薄外套。化了淡妆,重点照顾了因为没睡好,越发凸显的“卧蚕”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陶茹雪化妆的本事,刚才明显红肿的眼睛,如今已经看不出任何问题,头发简单束着,垂直柔顺,给人一种欧美式妩媚。

    柯清将饭菜端上桌,乔智看了一眼都是自己爱吃的,奶妈从乔智的怀中抱回了乔兮,柯清问道:“吃完饭你们打算做什么?”

    乔智道:“等下你们都休息一下,我要挑战一下难度,等下我和茹雪带两个孩子,到处走走,顺便去新家认认门。”

    柯清颔首道:“那也挺好,下午我带外婆回单元楼,你田姨催了我好多次,晚上我吃过晚饭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柯清与奶妈吩咐道:“给你们放两周假,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奶妈连声感谢,吃过饭之后,乔智拿两张银行卡给奶妈,“里面是给你们的过节费,钱没多少,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奶妈们很感动,尽管半年在苏黎世,但收入比起其他家政要好太多了。而且主人家很有素质,将她们当成家里人看待,其实她们内心都有些担心,孩子大了,陶君成已经断奶,乔兮最多也只能喝半年奶也得断了。

    不过,柯清私下跟两人说过,即使断了奶,她们也可以继续留在乔家,照顾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乔智打算腾出两天时间,什么事情都不管,专门陪伴陶茹雪,照顾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看到陶茹雪收拾了一个大背包,命令乔智背上。

    乔智提了下背包,哭笑不得,“出去一趟而已,需要带这么多东西吗?”

    陶茹雪没好气地白了乔智一眼,“你以为带孩子出行,有那么简单吗?每次带孩子出行,就像是一次出征,兵马粮草等物资,必须要齐全……孩子饿了要喂奶,尿了要换尿不湿,在车里防止冷,要带毯子,另外还有吸汗巾、湿纸巾……”

    乔智拍了拍背包,笑道:“嗯,我今天就是全职奶爸,悉听吩咐!”
Back to Top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