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

第59章 高人

    “妮儿以后不许再提这件事!死都不许提!”陶十五黑着脸严肃地看着自家傻闺女道,“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哦哦!”陶七妮幽深的双眸看着他点点头道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?必须做到!”陶十五又挠挠头道,“俺不知道该怎么说?就是那么多大人物都没有的机缘,你一个贱民有,啥意思?会招来灾祸的。”

    陶七妮闻言深邃幽黑的双眸划过一抹动容,父母爱之深则为之计深远。

    “匹夫无罪、怀璧其罪。”姚长生闻言看着他们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陶十五一脸懵懂地看着姚长生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陶七妮眼底闪过一丝错愕,老实巴交的他们不懂什么大学问,这口耳相传生活智慧,让他们知道趋吉避凶。

    姚长生闻言笑了笑道,“就是跟你说的意思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陶十五受教地点点头道,看向陶七妮他们道,“记住俺的话,谁也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疑问,你这样说很好,可是要怎么解释突然就这么强大了。”姚长生棕色的瞳仁看着他认真地说道,“得有那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陶十五抓耳挠腮地看着他说道,“那咋办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姚长生眸光流转想了想,“还是绕不开土地爷爷,就说这刀和刀法在土地爷爷金身下无意中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陶家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这有区别吗?”沈氏眨眨眼不解地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当然有区别了,尽量的把自己给摘出来了,只能说机缘巧合,而不是凭空出现,陶七妮在心里腹诽道。

    眼眸微微闪烁着,平静地看着姚长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自己。

    姚长生察觉她的视线,望过去,看着她琥珀色如琉璃一般的瞳孔,密扇般的睫毛,如扇子似的,打下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清澈的眼神,同时又充满了神秘和沧桑,让人觉得眼前的这个姑娘,似乎还有无尽的秘密等着你去挖掘。

    “有!这是不知道哪位高人放下的,而和鬼神无关。”姚长生简单的解释道,通常人只会忌惮鬼神!这很危险,对于不知道的,死或许是最好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就照姚公子说的做。”陶十五闻言直接拍板定案道,目光扫过他们道,“记住了吗?谁问都这么说,不许在说别的。”言辞严厉地又道,“就是说梦话也不能漏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。”沈氏他们二人齐齐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爹啊!有那么严重吗?”陶六一偷偷瞄了他一眼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,咱们在老爷们的眼里是想打就打,想杀就杀的,别说现在有这么个理由,凭什么?”陶十五面色阴沉沉地看着他说道,“如果不能管住自己的嘴,你也别学了,迟早惹出祸事。”

    “爹啊!俺记住了,谁也不说。”陶六一闻言急的站起来举着手道,“俺发誓。”

    对力量的渴望超越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可这能人家相信?”陶六一看着他们总觉得这没啥说服力。

    “管他相信不相信,咱自己相信就中了。”陶十五干巴巴地说道,“这玩意儿还能来查查。老实说俺现在都不知道那土地庙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陶七妮错愕地看着他,在心里摇头失笑,也只有这种无赖做法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晾的差不多了,喝了它还得把剩下的狼处理一下。”沈氏看着他们催促道,“看样子咱们得在这里待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有吃的,多待两天也没关系。”陶六一抬眼看着他们傻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姚先生,您看这?”陶十五小心翼翼地看着姚长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意见。”姚长生目光平和地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他也不敢独自上路了,这玩意在遇上狼,哪怕只是一匹,他也扛不住,万一在遇上饿极了的人,那比狼还可怕。

    心理上早就已经偏向了强悍的陶七妮了。她用实力证明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咱喝了狼血,赶紧处理狼,不然的话就会坏的。”沈氏看着他们催促道。

    姚长生看着自己碗中暗红的血,浓重的血腥味儿充斥着鼻翼,胃里如翻江倒海是的翻涌着,怎么办?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似乎更难以克服?耳边听着他们吸溜呼噜的声音,真是幸福。

    “姚先生你不喝吗?”陶十五看着端着碗一动不动的姚长生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姚长生睁开眼睛,将碗放到了草席上,“我还不渴。”

    “这比水有滋味儿,还咸咸的。”陶六一傻乎乎说道,嘴唇鲜红、鲜红的。

    姚长生单手捂着胸口,不住的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赶紧摁着止吐的穴位。”陶七妮见状出声道。

    姚长生脸色异常苍白,颤抖着手,摁着手上的止吐穴位。

    “爹,俺没说啥呀?”陶六一紧张地看着姚长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姚长生看着吓的脸色煞白的陶六一微微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“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这会儿的功夫。”沈氏不解地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陶七妮黑眸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姚长生,看样子这心里问题还挺严重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娇少爷应该不缺吃穿,怎么会受到刺激呢?这让陶七妮想不通。

    等等!陶家是一个月前遇到的,那么之前呢?他是怎么过来的,这手无缚鸡之力,什么又都不会?

    眼前猛的一亮,不会是她猜想的吧!微微摇头好像也不对,如果是付家人就不会那么简单的单纯的给杀了。

    陶七妮食指擦过鼻尖,这刺激到底是什么时候受的。

    “姚先生这肉都吃得,这狼血喝着没什么啊?”陶六一不解地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陶十五和沈氏的目光看着他,眼神中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姚长生面色难看地看着他们,这让他怎么说?

    “爹,哥,赶紧处理狼肉去。”陶七妮目光轻转看着他们父子俩道,“天热容易坏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!”陶十五忙不迭地点头道,拿上刀,拉着陶六一去处理狼。

    至于姚长生的问题,他们也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“姚大公子,你随意。”陶七妮清澈的双眸看着他直白地说道。
Back to Top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