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偷香窃玉

第420章:我梦寐以求的

    车子停到了蓝海酒店,我没有急着下车。

    我问:“光胜集团,你查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余安顺摇了摇头,她说:“我能查到的,都是水上面的东西,他们就是潮汕的家族投资集团,想要了解他们,其实,还是需要靠他们当地人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陈光胜是什么人,我已经了解了,他有多大的底牌,我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我相信有人能清楚。

    我拿着手机给刘萱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说:“温泉酒店等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就挂了电话,直接下车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蓝海酒店,他还是那么质朴,不上档次,但是我之所以选在这里,是非常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因为,我曾经发过誓,会延续我父亲的辉煌。

    我直接走进酒店,来到楼上的会客厅,我坐下来等我的客人。

    我姑姑屁颠地跑过来,跟我说:“阿峰啊,中午咱们吃什么?给你做最爱吃的炖鸡蛋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说:“姑姑啊,我已经长大了,那些东西,是小孩子吃的。”

    我姑姑立马说:“哎呀,在我眼里,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嘛,就给你做炖鸡蛋吧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看着她自己做主去安排了,我没有管她,她喜欢虚情假意,就让她做好好了。

    余安顺走过来说:“老板,那块原石,已经从国库里面取出来了,要不要运过来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用,我答应了那边,要放在那边切割销售,还有,那块原石,占时不用抛头露面,我要当做底牌。”

    到了我这个高度,能有什么招,敌人基本上都能摸的清楚了,所以,为了保命,就得藏着底牌。

    “我草,没钱请客啊?居然来这种三星酒店?你要是请不起,我来付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人还没到,他骂我的话,就已经传到了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看到陈光胜跟龙婧走了进来,他们没有带多少人,因为我们都十分清楚,现在已经不是热战争了,而是经济战,我们要的已经不是对方物理上的生命,而是经济财富上的生命。

    我说: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抽出来几张纸巾,在桌子上狠狠的擦了一下,他笑着说:“卫生还可以,但是档次低了点,你林老板不会这么缺钱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跟你也不是朋友,也没有任何交情,所以从经济角度出发,招待你,能不花钱,就不花钱,如果你要请我,可以,太子港,温泉度假酒店,我都可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咧开嘴笑了起来,他说:“本来想请你的,这么一说,我喂狗也不会请你,你说是不是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我说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龙婧立马说:“我希望大家能抱着合作的态度谈话,不要这么争锋相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公事公办而已。”

    龙婧深吸一口气,她问我:“企划书你看了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了,他要收购我腾辉百分之30的股份,出价3个亿,我觉得不行,提到5个亿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说:“他不值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但是他很快就会值,你知道内幕,马上腾辉公司就会成为天光翡翠最大的私募商,天光翡翠公司的上市程序已经启动了,马上,他的价值,就不是一倍两倍的成长,而是几何增长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笑着说:“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啊,办事一套套的,那我为什么不直接买天光翡翠公司的股份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哼,天光翡翠公司的股份,我只出百分之25,你没可能拿到,我也不会让你直接染指天光翡翠,现在,是我的游戏,怎么玩,你得按照我的规则来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无所谓地笑了笑,他说:“好,就按照你说的,给你5个亿。”

    余安顺立马拿出来合同,他说:“陈老板看一下,如果没有意见的话,就签了这个合作意向吧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看都没看,直接在合同上签字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小子,玩游戏就得玩困难最高的游戏,这样玩起来,才刺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就看了龙婧一眼,我相信她不会出售手里的股份的,因为,腾辉是她的所有,她绝对不会把手里的股份出售给陈光胜,因为,一旦他这样做,陈光胜,就将直接掌控腾辉。

    余安顺把另外一份文件拿给龙婧,她说:“龙小姐,这是公司股份置换合同,以腾辉百分之30的股份置换天光翡翠公司百分之30的股份,以达成私募股权分配的条件,如果你觉得没问题,签个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笑着说:“你小子阴险啊,玩股份置换这一套,你这样以来,就等于是拿天光翡翠公司的股份,来置换腾辉的股份,这样一来,龙小姐就等于出局了,而你,又重新掌握了自己在腾辉的权利,加上你跟腾辉其他人的股权,就可以处处压制我了,高明啊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陈光胜看的很透彻,这些小把戏,只是做给他看的,最终的战场,还是在天光翡翠的股市里,以及,缅国那边的斗争。

    龙婧看着我,她说:“你想把我从腾辉踢出局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也可以理解为,我强行把你拉到我的阵线,没有了腾辉,你还有天光,而我死,你就死,我活,你就活。”

    龙婧深吸一口气,她说:“你真的让人觉得可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签不签随你。”

    龙婧看了一眼陈光胜,对方无所谓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龙婧撩起来头发,犹豫了一会,随后就把合同给签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合同签完了,好了,我也不想请你们吃饭了,请自便吧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笑着说:“你这个小子,可真是现实刻薄的狠啊,不过,我很喜欢,通过这种迂回的方式牵扯我的资金跟权利,很不错,但是,你知道我有多少钱吗?只要你一上市,我就能把你全部吃掉,真不知道你是真的聪明,还是假的聪明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我赌你只是个表面上看很有钱的傻逼,其实,你早就弹尽粮绝,没有子弹跟我斗了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立马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很好,非常好,小子,彼此彼此,我也赌你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傻逼,咱们股市见。”

    陈光胜说完就走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背影,不屑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已经能看到他从我手里吃掉天光翡翠公司的时候那得意的笑脸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。
Back to Top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