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丹武毒尊

第两千二百八十七章 晨曦

    万兽界、白熊部族g。

    在一件灯火通明的房间之中,一个中年人正在摩挲着一块玉佩,嘴角下含着淡淡的笑意,显得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极为开心的事情,所以才会有着这番的神态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手中的玉佩忽然碎裂开来,一丝血线流出,染红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中年人看着自己手中碎裂的玉佩怔怔出神,亦或是难以接受一般,眼神之中也尽是震撼!

    这块玉佩中的精血,乃是他最为满意的后辈的。而这块玉佩,也能够相应出那人的情况来。但是现在,这块玉佩却碎了。

    被自己给予厚望的那个人,恐怕也和这块玉佩是同一个下场。但是,他却想不明白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他不过是驱征讨流云界罢了,那阵容对于一方小世界而言,那是何等的豪华。而且以他的聪明劲儿,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肉身没了呢?

    “息儿,断尾求生也没有什么不可。只要你能够保住神魂不灭,便就无事!”中年人说着,也是猛然站了起来,双眼也已然是望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中年人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,但是却清楚,定然是发生了什么极大的变故,所以才会这样。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会被逼的自弃肉身呢?

    不一会儿时间,忽然一个人忙不迭的冲撞了起来,直接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启禀老爷……老爷……”那人的话语说到了一半,就好似被扼住了喉咙一般,无法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人见状,顿时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,他一步一步的后退,他的眼神之中,也尽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息儿出了什么事!”中年人忽然怒吼了起来,道。

    冲撞进来的黑衣人则是跪伏在地上,身体更是在不断的颤抖着。仿佛这个消息,他根本就不敢说出口一般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内心里面同样也是非常纠结的,因为他的确是不知道,这些话语,自己当不当说出来!

    且别说这位老爷,就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,觉得是自己眼花看错了。但是,他再三确定之下,又怎么可能看错呢?

    “说!”中年人见状,也是怒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被吓得心肝欲裂,但迫于威压,也不得不缓缓开口,道:“白先生、白先生的兽火,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那黑衣人忽然惨叫一声,便就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看着地上缓缓渗出的血液,眉头几乎都拧在了一起。他身上的杀意和戾气,更是毫无遮掩,可谓是冲宵而起!

    顿时整个白熊部族都好似感受到了这位大能的怒火,一时间也可谓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流云界!一个小小的流云界,又到底能够闹得出什么乱子来!”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着,又是一掌,直接将那具尸体给拍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原本中年人还在为自家晚辈谋划着最好的路途,这一次征讨流云界回来,便就可以确定他可比肩四阶武皇的地位。但是,现在这人,却是说没了就没了?

    “流云界,我要你们所有人给我息儿陪葬!”中年人也是再度怒吼了起来,双眼之中的杀气也变得越发的凝重。

    自己最看好的晚辈,说没了就没了,他也着实难以接受的。这就好比,那一丝希望,也彻底破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无息的拼命挣扎,那可谓是毫无用处的。

    在战斗之中,他都尚且不是萧扬的对手,在神魂的较量之上,就他那点实力,自然也是无法和萧扬媲美、抗衡的!

    毕竟,萧扬最为恐怖的,便就是他的神魂足够强大。

    所以白无息最后那狗急跳墙的做法,自然也就相当于是自投罗网、自寻死路了。

    原本萧扬还留了一手来预防白无须神魂逃窜,但是他的脑子里面想的却是夺舍,这也就省了萧扬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因为白无息知晓世界灵脉妙用的缘故,萧扬也是不得不让其魂飞魄散。不然的话,他一旦还阳,到时候再将这些事情说出去,恐怕到了那时候,流云界也想回面临源源不断的侵袭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只能是下狠手,让其万劫不复。不然的话,以人心的贪婪,到时候流云界也必然是会被别人惦记上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直接过来抢,那也算不得什么,毕竟萧扬还能够与之一战,以这样的方式来将其保全。

    但一直被人惦记着,可能就难以离开寸步了。到时候,这对萧扬也会形成极大的限制!

    可以说,白无息没有发现世界灵脉的秘密,萧扬还能放任其离开,到时候继续在品胜山对持便是。如此一来,继续养寇自重,可以拉扯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,对方既然发现了不能发现的东西,那么这样的决策,自然也会随之改变的。

    将一切料理清楚之后,萧扬便就直接盘膝而坐,开始用毒力来吸收自己脖颈上面的毒素。

    这毒也非常的猛烈和凶悍,若是寻常武皇的话,恐怕早就毒发身亡了。但是萧扬修的就是毒功,想要以剧毒来要他的性命,这可就无疑是痴人说梦了。

    作为用毒的祖宗,而今更是用毒力来提升自己,这毒素对他的影响可谓是没有的。甚至,毒的品阶越高,那么对萧扬就会越补。

    只是这毒素却是难以处理,纵然是萧扬,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将其完全吸收掉。

    当他将一切事情都搞定之后,也已然是第二天清晨了。

    第一道晨曦洒落之时,新的一天便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中岳之地也是再度变得满目疮痍。到处都是战斗之中所留下的痕迹,焦土、深坑,到处都是,可谓是此起彼伏,很是壮观。

    但萧扬的心中却觉得有些凄凉,甚至还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自己在中岳之地经营了数年时间,想不到随着这一场战斗,一切都毁了。而这几年所用的心血,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越是这般想,萧扬的心中就越是觉得痛苦,这算的了是什么事?。。
Back to Top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