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修仙太快怎么办

第十八章 大获全胜(求收藏,推荐票!!!)

    水青阳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忍耐的人,只不过善于忍耐,在没有把握干翻对手之前,他会默默磨刀,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时机一到,则瞄准对手的痛处狠狠下手,绝不给对手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商场如战场,前世他经历了太多的阴谋诡计,若没有两把刷子,早就被五马分尸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此刻的气势落在其他人眼里,却足以引发一阵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很多人已经回过味来,水青阳从最初被曹林打压得毫无还手之力,到今日利剑出鞘,当众发难,逼得裘武恺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这一切绝非偶然,更像是他早就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一边示敌以弱,一边暗暗拉拢李三通和林川,调查曹林的弱点,最后选定裘武恺为突破口。

    只听这厮张口闭口反贼,连有辱仙帝威严都出来了,说不定这些理由都是早就编好的!

    可让兰劲松憋气的是,他居然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裘武恺袭杀水青阳是事实。当众袭杀上官,若不严惩,说的夸张点,简直是在动摇仙朝统治的根基,十个他也兜不住。

    地上的裘武恺气得脸色紫红,哇哇大叫:“小杂种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水青阳立刻道:“城主,你听见了吗?此僚都这样了,还不掩杀心,说明他根本没把仙朝放在眼里,不是反贼是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柳非突然出手,一指弹出,白色法力迅速朝水青阳射来。惊变之下,水青阳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觉得浑身发凉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噗的一声,他脚下的裘武恺发出呜呜声,嘴中喷出碎肉块,应该是舌头被震碎了。

    “仙律不可犯,再敢口出无状,杀!”柳非对裘武恺动手,说话时却看着水青阳,老脸上带着冷笑。

    老东西!

    水青阳心中暗骂,却没有被吓退,依旧咄咄逼人:“事实俱在,恳请城主立刻处置裘武恺,以及曹林等一干涉事人等。”

    这时曹林跨出一步,淡淡道:“敢问水校尉,何来的事实?事发之时,曹某一直在极力阻止裘武恺。若非如此,你怕是早就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等皆可作证。”几名南城修士连忙声援。

    水青阳笑了笑:“那么请问曹副校尉,之前一个月内,本座召你二十五次,为何一次未见?别拿办案当借口,什么案子,需要你带着上百号修士?”

    曹林冷冷道:“曹某自会向城主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兰劲松断喝一声,威凌的气势盖压全场,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:“裘武恺破坏仙律,立刻押入天牢,待查明经过,按律处置。曹林等人,留下向本城主供述这一个月的所作所为,若发现你们违法乱纪,本城主决不轻饶!水青阳,如此可满意?”

    听到兰劲松的决断,曹林等人立刻松了口气,明白自己安全了。以城主的手腕,把事情拖一拖,说不定连裘武恺都有转机。

    相反,若是水青阳不依不饶,亦是违反上命。你不是喜欢上纲上线吗,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!

    此刻的曹林等人,简直对城主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反观丁皓,却是脸色一变,发现姜还是老的辣,水青阳根本斗不过城主。正想提醒,水青阳已经开口了:“城主,卑职还有要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兰劲松眯起眼睛,语气冷沉:“本城主时间有限,可不想听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柳非亦大声呵斥:“城主已有决断,公平公正,若有人再敢胡搅蛮缠,拿仙律说事,老夫不介意用仙律教他做人!”

    面对上首二人的庞大压力,水青阳毫不退让:“城主有所不知,属下前几日才得知,白云州各城校尉,都已得到下发的天材地宝,唯独本城没有。裘武恺掌管南城资源,可凭此僚,绝无胆量中饱私囊,定是背后有贼人授意,还请城主严查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兰劲松和柳非同时面色发僵。

    二人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天材地宝正是兰劲松扣下的,消息也是他有意散播的。

    本想激水青阳出错,没想到一个掉头,反而对准了自己,成了水青阳口头的贼人,对方明显在含沙射影。

    柳非怒道:“事情未明之前,岂容你随意评断,城主自会追查。”

    谁知水青阳也怒了,戳指大喝:“柳总管,本座提醒你,你不是城主。论地位,还轮不到你来指责本座,一而再僭越,是不是真把自己当城主了?”

    多少年了,何曾有人这样怼过柳非,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,包括柳非自己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柳非的老脸又青又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丁皓跨步站在水青阳身侧,哼道:“水校尉,莫要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水青阳一脸受教地点点头,却没有道歉的意思,再度朝兰劲松拱手:“克扣资源之事,波及甚大,城主不可掉以轻心。当然,若是城主有所顾虑,不如让卑职去州城禀明州主。”

    威胁,所有人都听出来了,这是赤果果的威胁。

    先怼大总管,再迫兰劲松,所有人莫不被水青阳的大胆吓得心惊胆颤。难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?

    可这厮也太不掩饰了吧。

    那些曾经嘲笑水青阳窝囊的人,此时方知什么叫有眼无珠。胆大包天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小子还那么能忍。

    兰劲松一脸镇定,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他的面皮在微微发抖,眼底深处掠过了一抹寒芒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水青阳捕杀桃花公子仅仅过了一个多月,州主八成还记得这小子。一旦这小子去告状,没准真能见到州主。

    见识到水青阳的口才后,兰劲松一点也不敢马虎,所以绝不能让这小子乱来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,为今之计,只能先找一个替罪羊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,兰劲松才开口:“些许小事,不必麻烦州主,本城主定会严审裘武恺,给你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曹林等人听得心中发凉,这句话一出口,几乎就判了裘武恺死刑。

    结果水青阳还不罢休:“城主,裘武恺乃是曹副校尉一手提拔。为了消除嫌疑,卑职建议,暂时撤除曹副校尉的职位,待真相大白,再行斟酌。”

    太狠了!

    丁皓傻傻地看着身旁的少年,喉咙耸动几下,心里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而曹林等人,则是又惊又怒,纷纷自述清白。

    兰劲松不理不顾,黑着一张脸道:“水校尉言之有理,就依你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若水青阳去州城告状,曹林也是这个下场,还会让州主对自己有意见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而对水青阳来说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筹谋了一个月,所要的就是这个结果,就算面见州主,目前也很难扳倒兰劲松,没必要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这一场博弈,出乎意料地以水青阳大获全胜而收场。

    兰劲松带着一身杀气离开了议事厅。临走时,柳非多看了水青阳几眼,点头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。老实说,我现在都怀疑,你还是不是原来那个水青阳。”

    城主府外,丁皓望着少年刚毅的侧颜,发出一声感慨。

    水青阳笑道:“刚到翠华城的第一年,人生地不熟,有赖丁伯照顾。如今不过是被迫还击而已。”

    丁皓沉默无语,今天他真的被水青阳吓到了。

    那种无惧一切的气势,侃侃而谈的口才,尖锐刁钻的出击,不像是少年,更像是一个久历风雨的老江湖。

    回想对方这一个月的表现,堪称是隐忍坚毅,狠辣稳准。

    “丁伯不会怕了我吧?”水青阳打断他的沉思。

    丁皓顿觉丢脸,斥道:“胡说八道什么,我会怕你?一只手就能将你收拾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关曹林,裘武恺等人的判罚消息,随着水青阳的回归,很快传遍了整个南城执法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集体傻眼了,根本不能相信。一些人借着外出办公的名义,偷偷打探消息,得到的结果让他们手足冰凉。

    等了一个下午,故意挑在下班时间,水青阳下令所有人集合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人敢无视。就连曹林的一些心腹铁杆,都怀着各异心思,来到了演武场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水青阳站在台阶之上,沐浴夕阳,一身硬甲,站如苍松。英俊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,带给众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他左边的林川,手拿名册,一个个点名过去。

    有几人打探消息还未回,水青阳就让林川标出来,这一举动让众人心头一凛。有了前车之鉴,现在谁也不知道,这个少年校尉会干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等到现场安静一片,水青阳朗声道:“从今日起,擢李三通,林川二人为南城副校尉,各揽资源,防卫等职责。你二人可有疑议?”

    闻言,李三通和林川激动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二人加入翠华城十几年,明明修为高深,却因为不得曹林的喜欢,连个小队长都混不上,处处遭打压。这也是他们被水青阳拉拢的最大原因。

    如今却峰回路转,一下子连跃数级,成了南城二把手,岂能不失态?

    好在二人尚有理智,立刻上前一步,强抑激动,低头拱手道:“卑职领命!”
Back to Top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