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神通有技术

第八章 报应

    木盒子很快的从封好的行李箱中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信上前拿起了木盒子,道:“徐毅,这是否你亲自封存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毅毫不犹豫的道,“这盒子上有属下的戳记,绝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张信缓缓点头,又道:“古斌,你为何会怀疑这千年寒铁有误?”

    虽然古斌并未直言,但在场众人又不是傻子呆子,自然是看得明白。古斌这么做,就是在怀疑这份千年寒铁的真实性。否则的话,他为啥不要求检查许天晟的极品丹药呢。

    古斌早有准备,道:“张主管,徐管事在收此物之时,下属曾在附近瞥了一眼。那时心中就有些怀疑,如今此物即将入库,再不说就来不及了,所以属下才会如此冒昧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瞥了一眼就能发现不对。呵呵,徐毅,看来你的能力远不如人家喽。”张信捋着胡须笑道。

    众人哑然失笑,张信这话看似在调侃徐毅,但那讥讽的味道任谁都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古斌恍若未觉,道:“请主管大人品鉴。”

    张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转头道:“徐毅,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徐毅肃然道:“古管事,这千年寒铁是我仔细鉴定过的,绝不会有错,你如此污蔑于我,不知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“古某并未针对于你,只是不忍心看你用假货糊弄宗门长老。若是惹得长老发怒,我们巧器阁岂不是要平白受你牵连?”

    “哼,好一个不忍心。”徐毅倏然转身,抱拳道:“总管大人,徐某请开盒检验,若是货物有错,徐某愿辞去这管事一职,就在这鉴定房当一个普通佣工。”

    辛游目光深邃,缓缓的道:“古斌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古斌轻笑道:“大人,属下只是存疑而已,徐管事太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辛游沉吟片刻,道:“开盒检验,如果货物有误,徐毅暂停管事一职,在鉴定房戴罪立功。但若是货物无误……徐毅,老张退后,这鉴定房主管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大人。”徐毅大声说道,然后冷笑着看了古斌一眼,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原本是信心满满的古斌突然间觉得有些心虚了。或许是徐毅表现的过于坦然,竟然让他的信心都为之动摇。

    盒子打开,立即露出了里面的金属块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金属块的那一瞬间,古斌的脸色倏然大变,他的嘴唇哆嗦了几下,惊怒交加的看向徐辉。

    那作假的千年寒铁可是他亲手为之,石块的大小样式牢记在心。但是此时,摆在那木盒中的金属块虽然大小相差无几,但样子却是天差地远,根本就不是同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看着徐辉脸上那自信且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意,古斌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自己固然是精心设局,但徐辉又何尝不是将计就计,引自己入彀呢?

    他茫然抬头,看到辛游、张信以及各位同僚的目光之时,顿时觉得这些人的目光刺骨,似乎每一个人都在嘲讽着自己。

    张信拿起盒中寒铁,仔细看了片刻,道:“总管大人,老夫以数十年的信誉担保,这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千年寒铁。”

    辛游缓缓点头,道:“古斌,看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古斌嘴角抽搐,喃喃的道: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块。”古斌下意识的道,“那一日的石块,不是这个模样。”

    辛游脸色一沉,怒斥道:“荒谬。”随后,他朗声道:“老夫有言在先,徐毅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下个月起,你就是鉴定房主管了。老张,做好交接工作,不要出了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信和徐辉同时躬身应是,两人的脸上笑意莹然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辛游一挥手,道:“封盒,老夫今晚就要上山交货,你们在家用心一点,不要出了差错。”顿了顿,他又道:“古斌,暂停你管事职务在家反省,等老夫回来再做处置。”

    古斌面如土色,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是。

    徐毅趁机上前一步,道:“主管大人,属下还有一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“犬子徐毅,已经完成大周天搬运,按照惯例可以入山在外门修行。所以属下想请大人带他上山,做他的引路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倒是一件喜事,哈哈,老夫门下有人修行有成,可喜可贺。”辛游大笑着道:“你们也要多多督促子女后辈,不得松懈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应是,向着徐辉父子道贺。

    巧器阁是宗门产业之一,阁中管事大多都是外门弟子出身,也算是巧器门中人。所以,当他们的子女后辈修行有成之时,就可以自动拜入山门之内。这也算是宗门开枝散叶,优中择优,互惠互利的一种手段了。

    人群逐渐散去,徐辉请假半日,带着儿子回了家。

    上山需要携带的东西,他们早已准备妥当。只是眼看分别在即,徐辉倒是有些不舍了。

    “毅儿,一旦入山,你就是外门弟子之一了。在山上无人照顾,一切都要你自己操劳。”徐辉絮絮叨叨的说着。

    徐毅一边苦笑一边听着,他从来就不知道,原来相处了十余年的父亲,竟然也有如此婆妈的一面。不过,听着老爹的唠叨,心中却有着一股暖流淌过,让他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能照顾好自己。倒是您千万小心,不要再失了手,可就没人帮您收尾了。”徐毅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徐辉没好气瞪了这儿子一眼,心底的那一缕淡淡忧愁却是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也是,这儿子的修行天赋虽然并非绝顶,但这十余年为人处世倒是颇为干练,不仅从未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,反而对自己的事业颇有帮助。此次独自入山,想必也能照顾好自己吧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打算如何处置古斌?”

    徐辉冷笑一声,道:“哼,他如此针对为父,自然不会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徐毅微微摇头,道:“父亲,您无需亲自出手针对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让为父忍了这口恶气?”

    “非也,父亲您可以表现的宽宏大量,对此事不予追究,日后也无需针锋相对。但只要牢记一事,无论他如何求肯,都要将他留在鉴定房,留在您的眼皮子底下就成。”

    徐辉一怔,沉思片刻,不由地眼眸微微一亮,看向儿子的眼神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这臭小子,幸好是老子的亲儿子啊!
Back to Top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