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大唐俏郎君

第九十八章反击进行时

    阳谋,又见阳谋?

    这朝廷刚要见不得人的手段,算计王浪军一把,致使王浪军与王泰父子失和,提亲之事告吹,看似赢了一局。

    实则留下诸多隐患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即是得罪了王浪军,后果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其次,间接的帮了暗势力一回,导致事态恶化,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最后还要仰仗王浪军破案,以及拉拢王浪军为朝廷所用。

    正因这些隐患继续解决,导致王浪军施以阳谋,不但当众训诫,羞辱朝廷为强盗,妄为人,而且直面亮剑,接招吧?

    这一招忒狠了点!

    徐茂公想到这里,真心几度后悔人生,由生到死,由死而生的接受了王浪军的阳谋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借助王浪军的一句话:能者独享,无能为奴。

    谁让王浪军已达先天境界,高高在上惹不起呢?

    谁让王浪军拥有超能力,足以打造盛世基业,让人打心眼里稀罕呢?

    谁让王浪军的智谋逆天,算尽一切,无论什么都逃不脱王浪军的法眼呢?

    貌似一切都在王浪军的执掌之中?

    在这种形势下,针对王浪军,那是斗不过,谋不得!

    总在不经意间落入王浪军的圈套,还不能反抗,即便是放弃,就此老死不相往来都不行。

    因为王浪军掌握着兴盛天下的能力,即便你与王浪军划清界限,也拦不住王浪军兴盛天下。

    比如王浪军开设私坊,打造超时代的物件售卖给番邦外族人,怎么办?

    再比如王浪军开垦良田,种植改良品种豢养番邦外族人,咋整?

    这不是养虎为患,自取灭亡的策略吗?

    所以明知道这是王浪军的阳谋,朝廷也得接下啊!

    即便是接下来,也得遵循王浪军制定的准则办事,这叫什么事?

    这叫失败,自作自受啊!

    一念至此,徐茂公直觉着生无可恋了,还得赔笑:“是,您说得都对。

    只是老道没有替皇上承诺的权力,唯有向皇上禀奏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实诚人啊。

    值得表扬,不过你这位钦差大臣都做不了主,耽误事啊。

    本公子很不爽,罚你告诉李二,本公子打算开垦良田三百里方圆,几时完工,即日帮你们破案。

    嗯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王浪军抿了一口胭脂茶,品完茶香,煞有其事的说教,心说跟我斗你还嫩点。

    啥玩意?

    开垦良田三百里,那得多长时间?

    且不说这是一大片森林,山区丘陵地带,开垦良田无比艰难。

    单说这该需要消耗多少人力资源?

    那将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这会吓死人的?

    没见旁观者都吓傻了,一个劲的颤抖吗?

    他们可都是送上门来的劳力,眼见要开垦良田三百里,搞不好要做好几年的农夫,谁不怕啊?

    再说了,这要是开垦良田几年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到那时破啥案啊?

    还有高大夫的遗容,岂不是要烂的臭气熏天的。

    这都是等不得的大事,可是王浪军说出口,谁敢说一个不字?

    徐茂公急得冒冷汗,团团转,也没有寻到帮衬自己的人选。

    即便是秦琼也听呆了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?

    其余人人人畏惧王浪军,根本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这该怎么办?

    老道怎么摊上这种逆天大事,真要命啊!

    关键是老道自己挖坑,自己埋,纯属作死的节奏啊!

    徐茂公真心慌了,以为自己参悟王浪军给出的自救方法是可以与王浪军合作,间接的为朝廷出力,开创盛世天下,弥补所犯之罪。

    可是王浪军抛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合作愉快不了啊!

    这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徐茂公想着想着就想扇死自己得了,自找的啊!

    不过他后悔人生之际发现王浪军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,当即一颤说道:“好,老道一定把您的原话转给皇上,请皇上定夺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老道斗胆问一句,是否可以把破案与开垦良田同步进行?”

    “同步么?

    貌似李二权衡朝臣,朝臣相互猜忌争斗,什么时候同步过?

    他们的思想都不同步,更别说行动同步了。

    哦,这种比喻有藐视皇权之嫌,不健康,还犯上哈。

    那本公子换个说法,就以赚取钱财而论,李二每日进项无数。

    你们这些大臣日进斗金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些贵族,也是压榨民众创收,个个富得流油。

    可是呢,天下百姓困顿如斯,没日没夜的挣扎在死亡线上谋生。

    他们一生的收入,不及你们一日之进项。

    试问同步存在么?”

    这老道跟本公子斗嘴,找抽啊,王浪军佯装愤怒甩飞茶杯,在斯蒂芬飞起接杯之际,瞪着徐老道劈头盖脸的训斥。

    这徐老道还没看清形势,认可尊卑,欠收拾。

    徐茂公差点没被他吓死,颤抖着弱弱的说道:“啊,您,您总该给我一点甜头向皇上交差啊。

    要不然,皇上与满朝文武指不定会怎么想?

    若是他们把您扣留大军开垦良田,说成屠杀一空,昭告天下共同讨伐,那就坏事了。

    还有可能被暗势力中人从中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您说事态恶化了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嗯,也对,应该打一巴掌赏个甜枣。

    李二爱干这事,了解,可是本公子跟他同流合污,岂不是落了下乘?”

    王浪军嘴角上扬,邪魅的看着他说道,差点没把徐老道给雷死了。

    徐茂公欲哭无泪,还带腿软直哆嗦,实在没撤了转向秦琼求助,你在不说话,老道就被他给整死了?

    秦琼看明白了一些,冲徐老道摇了摇头,转向观星去了。

    你们爱咋地咋地,想让我卷入皇上与王浪军的角逐之中,门都木有,没商量。

    徐茂公见秦琼如此对待,急哭了:“秦琼,你不能忘了皇后的贤德,体恤天下百姓。

    若是皇后伤悲落泪托付你秦琼护送高大夫的灵柩进京,也落空了,指不定伤心欲绝,无心救助天下百姓,你于心何忍?”

    “唉,曾经我一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?

    往事堪回首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今日听闻天下事,甚是乏累,若非秦某想见识一下浪军开垦良田救助天下百姓的盛世景象,秦某即刻隐居山林。”

    秦琼无奈的转向徐茂公,由衷的说道,心说朝廷太阴暗了,那不是秦某该待的地方。

    徐茂公见他如此决绝,心都凉了,不禁苦笑道:“请问老道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凉拌,那也是一道美味,慢慢品尝哈……”
Back to Top
TOP